位置:湖南新闻网 > 湖南房产 > 正文 >

张家界女翼装飞行员出意外,极限运动员生死感悟:人是渺小的,生命最重要

2020年05月22日 02:03来源:未知手机版

长城消费基金,上海文思创新,倪妮凸点

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记者 张蓉 黄小星

>5月18日晚,张家界天门山失联女翼装飞行员出现意外的消息传出,极限运动的话题再次引发关注。一些人难以理解,极限运动为何拥有强大的吸引力。钱江晚报·小时新闻记者找了杭州几个玩极限运动的人聊了聊:他们为什么玩极限运动?他们从极限运动中获得了什么?他们怎样看待极限运动的危险性?

“一旦天气或环境让人摇摆,我就立刻停飞”

富阳夫妻王宏吉、李晨男,滑翔伞爱好者

茂密的热带雨林里,色彩斑斓的各种动物欢腾而过,鸟鸣声不绝于耳,阳光打在脸上,蓝天白云之中,成群结队的滑翔伞一齐飞过

“太奇幻了!”2015年,在印度尼西亚上空,参加滑翔伞世锦赛的李晨男惊叹地发现,眼前这幅美好的画面,和自己曾做过几次的梦境几乎一模一样,“仿佛我注定是要飞上天的。”

33的李晨男出生于“滑翔伞世家”,从小到大,她一直有个“会飞的爸爸”。李晨男的爸爸李铁民是中国滑翔伞界的元老,前国家队总教练。2007年,李铁民在富阳永安山创办了一家滑翔伞基地。工作之余,李晨男无数次旁听父亲的培训课程。在父亲的指导下,没过多久,她就能自由地翱翔在空中。

“滑翔伞就像 蓝色鸦片 ,在第一次双脚离地之后,你就会上瘾。”李晨男的丈夫王宏吉,也在不久后的一次体验飞行中瞬间爱上了滑翔伞。从此,这对夫妻便一起“乘风追梦”。他们翱翔过3000多米的高空,飞过连绵的喜马拉雅山脉和苍茫的洱海,足迹遍布中国各地以及马来西亚、印度尼西亚、菲律宾、尼泊尔、德国等近十个国家。

>一起“乘风追梦”的李晨男和丈夫王宏吉。

“飞在空中,用俯瞰的视角领略世界各地的风景,美好的大自然和奇妙的风声都会给我带来快乐,让我得到放松。”李晨男说,飞翔也是与自己对话的过程,“在蓝天白云之间,你会感觉到自己的渺小,就会变得心胸宽广,所有情绪都能得到缓解。”

她享受和伞友一起飞上天的纯粹快乐,“在地面上,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身份,是复杂的。可一旦飞上了天,就像变成了鸟,每个人都是简单的。”

几年前,两个女儿也跟着爸爸妈妈飞上了天。“他们2岁多,我们就带着体验滑翔伞了。现在,7岁的大女儿已经跟着我们飞过9次了,钱塘江、高山、海边都飞过。”李晨男说,两个女儿也很喜欢飞上天的感觉,“她们经常抢着要飞。”

李晨男记得,大女儿第一次飞上天时,哭得稀里哗啦。在自己的开导下,才慢慢战胜了恐惧。“其实,带女儿去陌生的地方飞,刚开始我也有点紧张。”李晨男坦承,任何运动都存在风险,滑翔伞在空中,也会遇到一些突发状况。

>李晨男和丈夫王宏吉经常带着女儿一起飞。

几年前,李晨男和伞友在永安山的一次飞翔中,就遭遇过一场天气巨变。“一片黑色的乌云突然压过来,我们判断雷暴雨要来了,赶紧通过各种方式极速降落。有一个外国伞友还想追逐在空中的感觉,可乌云就像龙一样不断生成,十几分钟后,大风暴就来了。”李晨男回忆说,当时,那个外国人把加速绳都踩断了,最后才侥幸逃脱,降落在后山的树林里。

“他面临的这种情况就很危险了。”在李晨男看来,一项极限运动是否安全,其实是由个人来界定的。大多危险,是由人的主观意识造成的。

“运动前,你要判断清楚,自己的水平能不能完成当前条件下的动作。在天气好、风向好、环境适宜的时候,进行合理操控,这项运动就是安全的。可如果无论什么条件下,你都想冲出去飞,那肯定很危险。”李晨男说,但凡天气或环境让自己心里产生摇摆,她就会立刻停止飞翔,“滑翔伞玩的就是风,最重要的就是敬畏风,敬畏自然。”
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hunanpp.com/hunanfangchan/136568.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!

今日热点资讯